Ms. Frenzy

刚呆 肖根 Vauseman
夏橘 一元
Happy Ending for you

Jennifer Morrison
Lauren German
竹内结子
要幸福

【夏橘】香水

#缺乏剧情,细节堆砌,和都意识流,我的OOC,无聊警告#

#听说夏橘已经凉凉?坑底躺平小垃圾生拉硬拽补全远古时期脑洞#


今年冬天格外多雪,有时下得早起白茫茫一片,分不清天地,让和都晃眼觉得自己还在札幌家乡,还是那个因为大雪不情愿上学的孩子。

“原来东京也能下这么大雪啊。”她下了公交,小心翼翼沿着人行道上路人脚印走着,尽量不踩脏新雪。新年过后第一周,街上行人大多步履匆匆,似乎迫切想回到家中捕捉节日的余温。

明天就是夏洛克生日了,一月初,也是东京雪刚开始大的时候。此时的东京,空气中会有蘸水的灰尘,和冻住的泥土味道。


这是她在221B的第三个冬天,也...

十一月的萧邦 周杰伦

这么多年了,她千算万算,怎么也没算到今天电影里,女孩一把拉过男孩逆人流在桥上飞跑的时候,脑子里竟然一闪而过她们。

她拉着身后那个瘦削白皙的女孩,嘴角咧到后脑勺,攥着对方手的指尖握到发白,手却通红。


她生日,出门时正巧撞见门口刚站定的她,宽大的帽檐遮住眼睛,已经很冷了还光着脖子,是她轻松能瞟到 也是看到就移不开眼的天鹅颈。她一路笑着走向她,按住她拿礼物还抖个不停的手,探头想看她的眼睛,听到一声“哎呀”,跟着压下自己因为她躲闪目光上扬的嘴角。她笑她傻,让她闭眼,包里翻了半天,最后用手背胡乱蹭掉自己的口红,拉过她的衣领,在她唇上印下一个浅浅的吻。

她猛地睁眼,看见一脸狡黠的她,嘴角还有没擦干净的红印子,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只当被紧紧牵住跑上桥,才盯着她后脑勺傻笑。


等后来她们天各一方的时候,依旧同初识那般,纸上笔下,字里行间,时时想念 日日向往 偶尔遗忘。

是两个人也是一双人。


【你微笑浏览 手机里的浪漫

原来爱情可以来得这么突然

短讯的桥梁 将暧昧期拉长

我们的感情蔓延滋长用文字培养

在真实土壤】

又梦到Germ了——


夸张的心形透明框眼镜,在她脸上意外好看;白衬衫 牛仔裤


漫展panel后和Kashy坐在外面等她出来接受采访,谁知道她像把Chloe从戏里带出来一样,眼看一个鬼鬼祟祟的女人即将溜走,冲我勾勾手指,我激动地飞出去,一起跟着女人走到隔壁豪宅。


Germ敲门,里屋人含糊不清的回答不知怎的让她一拍脑门,采访也不做了立刻招呼我上车,还没来得及跟Kashy道别。


车上一老一小两男,老的开车小的副驾驶,小的还是个孩子,竟然跟Germ分外亲热,一上车就拥抱 贴面,我气得七窍生烟,一把拉过Germ,开玩笑地亲了一下她的嘴,她愣住了,下意识摸了摸自己的唇,我嘿嘿嘿傻笑着扑在她肩上,好遮住自己花痴的脸。


额头抵上她的肩理智才稍稍复原——我干了什么啊?!?都怪那个小男孩,气到本攻石乐至👋🏿


尴尬了一路,一天就这么莫名其妙过完了。睡前我心机地没有收起日记本,笔还夹在刚写完的那一页,中英混杂刚好是Germ能看懂的那种。对了,Germ在学中文,是认识我之后开始的。今天在车上还问我“最神经的神经病怎么说”,比如英文是the “psychoest” psycho,我说就你之前说的啊哈哈哈翻译满分,她不干,说一定有个快狠准的词,我说,可那是骂人,你别学了,我只能想起来“大傻逼”...


躺在床上,背对Germ一侧,装睡,耳朵不出意外捕捉到翻动纸张的声音,虽然只有一下——她一定也斗争了好久,最后也不知道看没看清。在我发出均匀起伏的呼吸后,身后响起一个低沉的女声:Did you mean it? 我知道她在问什么,是那个吻。我感到自己嘴角抑制不住地上扬,却只能在心里用尽全身力气告诉她,Of course I did.




结局是醒后的yy:我们在彼此身上肆虐,享受隐秘欲望的爆发和叠加许久的释放。那里有爱 有疯狂 有得偿所愿的喜极而泣 有往后余生的安心。

A Cold Heart

迄今为止我所有的喜欢都发生在天冷的时候。


昨天下楼拿外卖,盯着前面女生的黑色牛仔裤,想着可以配马丁靴,思绪突然被眼前出现的一抹橘红打断,是我带hoodie的橘红色毛衣,我上周穿着它和马丁在镜子前做作摆拍。

又到了穿毛衣的时候,上一次穿它还是四月初,清明刚过,一场雪刚停,橡皮糖一样的前任说我穿着大红色毛衣去北影节面试,我心里忍不住纠正:是橘红,就像她在酒店试穿我心爱的converse时大声说以后同居要抢我鞋穿,我第一反应是,不允许,每个人脚型不一样,鞋会变形。

那时候我已经开始不舒服了,我讨厌恋爱中的推拉,一旦对方过分推进,我只会拼命缩回壳里。没了一个月前江边日晚的浪漫和让我瞥见未来的...

谢谢大家在我失踪的四个月还来点赞关注🙇🏿‍♀️不知不觉竟然已经两百粉了,从Mikita、Captain Swan到Rizzles到Vauseman到肖根再到现在的夏橘,很开心一直有同好

提醒自己再不发文就没人了

再丧也要把夏橘脑洞憋出来

我们的夏橘在大悲后重逢就该这么抱着啊😭她们各自都太辛苦了,需要另一个人来让这烂到根子里的世界上漫长无望的人生好过一点❤️”Will you be my partner, through love and through pain, and through the beauty truth, forever?”


FTAOTIE:



ごめんなさい。


【夏橘】吃巧克力的女人

#EP6脑洞 无脑甜饼 OOC预警#

 

 


橘和都不是第一次发现夏洛克在饭点吃巧克力,而且不是当下饭甜品,是只吃巧克力,不吃饭。渐渐地,她发现这个女人可以在一天中任何时候吃巧克力和所有巧克力味制品,而且可以吃很多。

比如现在,晚上九点,她跟夏洛克扔下健人大哥跑去高井家查线索,没顾上吃晚饭,回来的路上经过便利店,和都提议顺便解决夜宵。拿了两份便当,正准备付钱,就看到自助结账机上多了一个巧克力面包和一条巧克力,一双葱白修长的手靠近又离开,带来那人身上好闻的雪松淡香。和都抬头,短发女人噘着嘴一脸无辜,视线和她对上后又迅速转向别处,像一个耍赖的小朋友。

和...

【夏橘】In This Life Together

#EP5脑洞 OOC小糖#




一个人坐在客厅拉琴,波多野他们在221B另一头房间里拍照。

突然有点后悔推荐守谷透给她了,和都现在正和守谷透聊得开心吧,说不定那男人还给她拍了照。

我看了眼时间,估摸着他们快结束了,迅速收拾了琴盒,上楼回自己房间。


我记得日本有个叫村上春树的作家说过,“哪里会有人喜欢孤独,不过是不喜欢失望”,貌似出自《挪威的森林》,全书只有这一句有点意义。

很早我便知道,与其把时间精力投入感情这种捉摸不定的东西,不如投入工作来得踏实。任何事物一旦长期缺失,人就会逐渐失去对它的需求,何况我的生活里从没有过感情。

但是橘和都不一样,她好像很喜欢那...

【夏橘】梦境碎片

如题,是我今早做的一个梦,one shot,迷你刀片预警,大概是睡前看了测量学大大的《梦中的婚礼》还没缓过来TAT

+++++++++++++++++++++++++++++++++

夏洛克回来了。冬天,下着雪,路边偶尔有调皮的孩子追着打雪仗。她跳下公交,待车开走,一个熟悉的身影毫无征兆地出现在眼前——是和都,仿佛当年自己迎接那人落地东京一般在迎接她。和都举着刚买的圣诞年货坐在公园门口的石阶上,笑得一脸灿烂,旁边守谷透拿相机对着她,背景似乎是堆了两个雪人的公园大门。
夏洛克怔怔看了一会儿,末了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换上嬉皮笑脸的表情,拍拍身上的雪,走了。
她什么都明白了,即便“死了”三年,她还是侦探,普...

【夏橘】夏日柑橘

#哥哥视角 接第四集结尾 是糖!#


距离我今天见到夏洛克已经过去25分钟。没错,我又超时了,但是看她面无表情的脸,我就知道这家伙只是故作轻松,于是决定再破例一次,载她出门找和都小姐。

五分钟前,准备离开的我叫住赤脚在客厅来回了几十次的妹妹,试图让她坐下安静地等出去买茶叶的和都,顺便让她不要太着急,短信没回可能是正和店家说话没听到提示音。

“夏洛克……”

刚叫出名字就被她冷冰冰地打断:

“我没有担心她,我是在想椎名姐妹的事。”

呵,此地无银三百两也太明显了,而且什么时候开始走来走去地想问题了?刚才是谁拼命欺负和都,人家夺门而出后又低头傻笑的?懒得跟这丫...

(👆这是那篇注视的图!)


半夜给新写的垃圾小文章设了定时发布后发现夏橘tag下又有了好多新内容,姬动到睡不着,一一翻看,有虐有甜,心里也跟着哭哭笑笑。

喜欢刚呆 肖根 Vauseman 一元,也喜欢开脑洞写同人,可惜效率极低,且大多虎头蛇尾;夏橘却是第一对让我如此痴迷甚至日更的小姐姐,每张截图都是故事,每个小动作都在说着她们对彼此的爱,很容易被inspire到。还是很奇怪我这种以前从不看日剧日影动漫 二外日语差点不及格 对日本没什么兴趣的人会因为这部剧渴望了解日本,想要听懂她们说的话TAT

看到很多肖根 一元同好,大家都好棒啊啊啊啊啊😭会写会画,纷纷产粮对抗编剧的大刀超感动
一起祝夏橘有好结局🤞🏼🤞🏼🤞🏼


5.22 微博置顶👇

“夏洛克·福尔摩斯和约翰·华生的故事不管前期如何发展,最后结局都是夏洛克假死,华生结婚、离开,夏洛克复活 然后孤独终老”

可是双叶夏莉纱x橘和都的结局能不能不一样呢TAT

虽然BE意味着井喷式同人,但我不想要平行宇宙,平行宇宙都是因遗憾而存在的

这几天吃不好睡不好,可能有点夸张,但的确有受到她俩关系走向的影响TAT(还有就是论文了mmp👋🏿明知是悲剧我们还都要去看,不愿放过她们对彼此任何一个小动作和看彼此的任何一个眼神😭夏洛克的角色真是荧幕大众情人,结子姐姐的演技堪称完美,让人一眼就爱上那个不笑冷酷一笑孩子气,傲娇毒舌高智商神经质走路带风口嫌体直,会用笨拙的方式默默关心自己在意女孩的Miss Sherlock🌹

抱着1%的希望傻傻憧憬夏橘没有人死没人结婚,她们大可以不在一起只是继续同居,或者像刚呆一样做着官方life long best friends forever,留给我们一个友好的开放式结局❤️

【夏橘】注视

(这一集抓犯人时两个人互相看的样子太戳我了,急速脑洞了如下

依然是正剧向,第四集!)


【夏】

“你一定懂,一个人要背负伤痛继续前行的感觉吧!”

这是我第一次听橘和都这么大声说话,准确说是吼,仔细听都破音了。不是跟她说了不要用超过50分贝的音量说话吗,如果她是想吸引我的注意,那她成功了。

但我没有被吵到捂耳朵,不知道是不是白天噪音听多了有了免疫。橘和都的声音有些沙哑,隐约能听到她在吸鼻子,加上身后警察的手电照出她通红的脸,所以我的推测是,她哭了。

这个结论吓了我一跳,突然意识到她似乎在说自己,“背负伤痛前行”,这就是她最近去看心理医生的原因吗?我顾不得嫌弃她矫情,满脑子都...

【夏橘】干扰项

 


 

Ep3正剧向

 

名字是我瞎编的🌚夏洛克真名叫双叶夏莉纱(好听哭了

 

然后现在图片也改不了了只能重新编辑文字(悔恨

 


 

Lofter不知道抽啥风总说有敏感词!发了半天最后还得截图👋🏿


(所以最后这篇改了一下加了点糖放合志里了,但是依然说我有敏感词放不上来……想看的小朋友不要错过w(我们的合志超良心!

雁石分天 十一团火音乐会 at17

《蝴蝶》的插曲
趁我的姬友 母亲兼双胞胎的室友看时借机有一搭没一搭地重温了一下。
刚好这首歌符合我现在的心境,符合我们每个独自一人的人心

在已知的基础上想象,想象一个女孩,出生在东营,油田玩耍长大,没事喜欢在两座高塔间的空旷地带唱歌。爱吃对虾
长大后因为高考失利去了一个不喜欢的学校,离梦校17km;二战考研终于录了自己心仪的CUC音乐创作与表演研究或传媒音乐应用MFA。现在开始学尤克里里,而唱歌早已从爱好变成生活
她睡眠不好,经常后半夜才睡着,考研时更是经常吃褪黑素;她喜欢一个人出去玩,但又希望可以找到一个帮她拍照的人;她刚刚摘了牙套,但其实喜欢她的人怎样都不会嫌弃
她说自己是占星师,有机会要找她问问上升星座到底是啥
她不信一见钟情 地久天长,更不会信皆大欢喜,事情太顺利时反而会怕
很多人因此说她悲观,甚至还可能骂她胆小鬼,但她都懒得解释,所以只想找一个懂她的人,要求很低吧,但其实又是最难办到的

我们都相信,最好的还在路上

深夜逼逼

看《后来的我们》想到那个亲了就跑的初恋,那个和我做了半年朋友,半年内一起上课一起吃饭一起回家的人,虽然不联系了,但竟然还活在我的记忆中
我现在都还会怀念那半年,那时候以为自己找到了BFF,高中三年就可以一直开心下去
都说初恋是执念,但我并没有为她做出什么改变,因为她从来没要求过我,希望我什么样之类,我们之间好像没有“理想型”这种概念,虽然我清醒时知道自己喜欢瘦高白净会唱歌会搞笑的女孩,但到了她面前就糊涂了,还一直跟朋友打趣说我没有选择,无法控制
同样,我也早早断了“回到过去”的念想,高考完我就知道,再也不可能了,只是还会偶尔脑洞再见面的场景,一个微笑甚至一个拥抱,承认彼此的存在但又不再相干
不过有一点...

放学后路过幼儿园,一眼看到里面红色秋千上坐了个小学生模样的男孩,突然很想进去把花花绿绿的跷跷板 秋千都玩个遍。
掏出手机准备拍照结果没电了🤷🏻‍♀️
再往前走,就看到可怕的杨絮在装麦芽糖的推车上空飘,不多,只有三五朵,却分明叫嚣着即将到来的“棉花厂爆炸月”。

最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不知道是不是“太忙综合症”,只知道从大一开始,这种“每年10-11月和4-5月各种比赛活动志愿者结课作业狂轰滥炸”的时候,我总是还没开始做事就烦躁得不行,导致迟迟不能开始;但是又好像只有专注翻译和写东西的时候可以获得投入的快感,让我暂时忘记时间,忙完后也会觉得一切都值。
大概从一个人安静做事到身陷自我想象都是天生的,孤独却不寂寞。
因为“孤独是精神的自由,而寂寞是一种病”。


为什么选这张图呢,因为小时候其实很讨厌睡觉,觉得睡觉浪费时间,于是中午去找小朋友玩晚上躲在被窝里打着手电筒看表等妈妈下班;但是现在不了,睡觉可以做梦,可以逃离现实,可以暂时实现白天所想,是最不受限制最快乐的思考方式。

你看到的我是蓝色的 李霄云

坐在小破湖边看Daisy Miller,突然树上掉下来一只小绿虫,那种最绿的绿,比一般毛毛虫多了两只蜗牛一样的触角,在我的黑色书包边缘,蠕动很快,格外显眼。我被它外表吸引,竟然没有跳起来大吼,反而看了很久,然后轻轻把它拍到地上。
风很大,小虫被吹得摇头晃脑,却坚持不懈地冲我爬来,眼看要爬上我的鞋,我心里一紧,赶紧抬脚,怕再遭到骚扰,用树枝把它扒拉到湖里了。
我蹲在地上看它在水里挣扎,突然不忍,几次想把它捞上来,无奈水流太快。我怕它死,在心里说了好几遍sorry,脑内同时播放一个没站稳掉进湖里湿乎乎脏兮兮上来的画面,终于还是捡了一根细长树枝,在水流打转的地方把它捞上来放在石头上。
他微微动了动,开始慢慢爬,还好没死。阳光下,它身下拖着一长条水痕,不一会儿又被太阳晒干和石头的土灰融为一体。我依旧蹲在地上看它,一只手有意无意地用树枝拍着水,像极了小时候蹲在地上摘花花草草,看蚂蚁搬家,把西瓜虫搓成球,土弄得满手也乐此不彼。
想到这里突然很开心,好像那一刻我真的七岁,一千公里外的野花野草跟家门口的也没什么不同,还是会因为刚喷了农药毒死一不小心吃到它们的兔子。太阳晒在干巴巴的土上也会扬尘,尘土和花草虫子的味道混在一起,是我记忆中写了作业就去骑自行车的初夏味道。
四月的北京,太阳很大,风更大,好在天很蓝,刚好又做完了头疼的pre,心情也随之明亮。
蓝色从来不是忧郁的颜色,是温暖 清爽 安心 自由。

等电梯的时候,隔着一层玻璃门看外面的阳光仿佛隔了两个世界,仿佛一瞬间穿越了16年,从玩泥巴到思考人生。我突然发现,现在的我,好像越来越容易感动,却越来越少心动了。
所以真的是因为没有心才只能被感动吗?

那么我大概不能怪她们“无情无义”了,因为无心之人是不配被有心对待的。也许她们早就看出来我没有心,迟早会有烟消云散波澜不惊的一天,所以才会在认真开始后草率结束吧。

可是现在,我突然希望自己有颗心。自我保护过度,无牵无挂无根无家,只想像风像云像蓝色一样活着,可能对那些极度爱你的人来说就是伤害。

毕竟在大家眼里,蓝色是最忧郁的颜色。

宿羽阳 宿羽阳

愿所有黄昏都如期
愿所有你爱的都爱你

多年后 我又回到这里
看见你 点头微笑不语

调子悲伤,像秋天夜里的雨;歌词深情款款,像哀而不伤的散文,这大概就是把生活写成故事,把故事唱成歌吧。


旧的人都死了,因为再也不会说话,哪怕你们还联系,也是顾左右而言他。

每隔一段时间,都会有回忆中某个场景反复占据我放空的大脑。刚才洗澡时出现的是,四年前的五月,我穿着土味男孩的蓝色背带裤,一个人和班聚的大家保持一段距离,站在大学城地铁站的窗边望着荒凉又温柔的郊区夜色,吸着重庆已经开始发热又永远水气十足的空气,听到轻轨呼呼进站的声音,抬头看了一眼月亮。
那时候的我多单纯,离开了早该放下的,只为自己烦恼,只想努力变优秀,纯粹得让人羡慕。


甜蜜的烦恼,再甜蜜,它也是烦恼啊。

半句再见 孙燕姿

评论说“世界很小,城市很大,有些人也许一辈子都不会再见了”,立刻想到她说的她们,她甚至专门去她家楼下等她,却从来没等到
愿所有的前任离开时都可以言有所衷,愿我们不必伤痕累累怒不可遏地说再见
不是我们圣母,是人生太短,遗憾太长,不想多年后再听到一个关于当年的所谓真相,不知道我们摇头笑笑的间隙,笑过了多少年的心酸 无奈,和此后短暂的心惊 漫长的遗忘
希望你可以让你爱的那个人也爱你
现在的我,有人爱 有人爱

Perfectly Imperfect Grace VanderWaal

凌晨躺在床上听到莫名飙泪的歌
小姑娘的烟嗓太揪心了
配上尤克里里的高音
啊😍强推一波Grace的原创

行吧其实是想说,真的开心起来就再没写过东西了;
真的受到巨大打击,大到能把我从16楼推下去的时候,更没心情写东西🤷🏻‍♀️
产出好难啊,还他妈跟心情有关

“I love her with all my heart and I wish she would love me back someday” GERM💎

ISI:

我听过有这样一个法则 当 A 完全迷恋 B 的时候, B 必定无可避免地也爱上了 A。 “爱,让每一个被爱的人无可豁免地也要去爱” 所以我们相爱不是偶然而是必然💗

听着Madilyn Bailey版的Perfect,盯着时间从11:59PM Jan 14变成12:00AM Jan 15,那一刻刚好唱到Fighting all the odds,想想这段时间的自己,惊觉如此相似。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有的这个习惯,跟跨年一样,盯着时间,好像那样可以捕捉到一丝今明交替的瞬间,听到什么地方咔嚓一声响,极有仪式感。
这一个月操心最多,此刻也最自然占据了我大脑的东西,胜败与否就在今天了吧,领导一声令下,准或不准,我是继续留在众人歆羨唯我深感无聊甚至痛苦的国际新闻还是回归一直心向往之人称难找工作的影视译制,就看今天能不能拿到放行签字了。
过程曲折,故事(事故?频发,是非众多,fighting all the odds all by myself all because of love,我不知道能走多久,未来如何,但起码目前形势喜人,从所有人都拒绝我到最难搞定的人说“应该没问题”,就算最后没能打败突然翻盘的odds,也不后悔了。
尽人事,知天命。
以前不知道掌管摩羯座的土星是宿命最强的,现在知道了一切都恍然大悟。
小布那天难过甚至失望的神情我可能很长一段时间都忘不了,她说“唉你怎么运气这么好啊”的时候更加深了我的难过,她真的舍不得我走,虽说还共处一室但是如白所说,不能再一起说老师的坏话,吐槽同学,甚至不能一起上下课了(以后她们讨论作业我可能都听不懂了吧…这种事情,真的想想就难过啊,不是夸张,因为这半年,除了我的学业,其他都太完美,这个像笑话一样的传奇学校让我遇到了最合拍最走心的室友,每天都笑得很开心,有空就会出去喝两口唱两嗓子大吃一顿看部好电影或烂片,生活从不缺乐子。
但是,除了学业。
16年的学生生涯让我意识到自己是个虚荣的人,渴望别人的崇拜,虽然高三起有越来越内向的倾向,越来越不愿主动出头,可是对学业/事业上成功的渴望并没有变。扪心自问,我一直都觉得,在自己擅长且热爱的领域做到顶尖带给我的满足感是温柔体贴的恋人、幸福美满的家庭、掏心掏肺的朋友都比不上的。
这么一说,我其实就是个monster,像徐伊景,一心想登顶,却又没有她可以割舍一切的魄力和夜以继日的努力,所以常在登顶途中妄自菲薄消极悲观。
更没有她的世真。
仔细想想,小布的话没错,学业方面,尤其是“学什么”上我的运气真的很好(除了高中),每个阶段都能遇到一个非常喜欢的老师(再次除了高中),小学尽情写故事大学尽情翻译影视剧,高考一本线都没过却录了第一志愿,连方向都一样,现在又在没有先例的情况下几乎转成专业,很幸福;由此想到我那两个短得不好意思叫前任的前任(别误会,是时间短,20天和40天),呵呵一笑:宿命,可能天生没有好好谈场恋爱的命吧。
就是这么可悲。
18岁那年做了一个测试说我的真爱会在五年后出现;转眼到了今年,虽然还在隐隐期待但是早已不抱期望。
毕竟我能学自己最喜欢的东西啊,那么风花雪月一类的美好,就留给别人吧,哈哈😄
真的睡不着啊,也只能在这碎碎念了。没想到第一个准时祝我生日快乐的居然是因为Emma Swan认识的小网友,不是我以为的最好的朋友之一。
不知道为什么,我对今天没有一点期待,反而觉得很累,不知道玩什么吃什么,发愁,更因为几小时后的结果。

其实我听出来你那句话里赌气式的不开心了,但也就是你这句话,让我难过却不后悔,cuz I did the right thing.
真心希望我们都能如愿以偿,因为我喜欢你,as a friend,你让我想起我最喜欢的表姐,喜欢你们,我的布布们。
Last but not the least, happy birthday Daisy.

小学时看图画书觉得小妹妹Amy画的最好看,金发碧眼,穿红色格子裙
初中看书市上几块钱的译本盗版书时才发现Jo的可爱,真性情,爱冒险,像小男孩,对写作的热情和执着,对姐姐妹妹小孩子一样单纯的保护欲
高中看了英文原版,更爱Jo了,全书开场第一句话Christmas won’t be Christmas without any presents就是她说的,我能记一辈子
大学看了94版的电影,薇诺娜美出天际的颜和摄人魂魄的眼神,让我对Jo爱得无法自拔
现在,BBC翻拍的迷你剧,乌玛瑟曼19岁的女儿直接让我尖叫疯狂,我好像真真切切看到一个Jo提着裙子大笑着向我跑来,她会和男孩不顾形象地打雪仗,会拼命吐槽上流社会矫揉造作涂脂抹粉的“精致女孩”,会因为舍不得姐姐出嫁气到发疯因为妹妹的死魂不守舍;
还会穿着破裙子戴着毛线帽,一个人只啃苹果不声不响在阁楼里待好几天,用沾满墨汁的手在纸上拼命地写,写自己和别人的故事
连从小最爱和她吵架的Amy(一个是最看不起娇生惯养小公主的“假小子”一个就是小公主本人),长大后游历欧洲时也不得不承认,无论她去哪,Jo的想象总比她先到一步。
她未来的soulmate拜尔教授说,莎士比亚是靠笔活的,然后递给她一本莎士比亚文集,“世界上所有文学作品都来源于此”。Jo也是靠笔生活的人啊,所有沉浸在想象的世界,善于用修辞表达自己所思所想的孩子,都是吧❤️
“You mustn’t stop writing.”

(就是要在各大社交平台发一遍
我的美剧初恋,很多追剧相关的第一次都是因为她俩,甚至还有对波士顿的莫名好感和后来的真实想念
之前说过,第七季最后几集都没看,因为看到呆前夫出现的预告受不了打击🐷跳到结尾发现两只靠在床上商量一起去巴黎的事,emmm好吧不给编剧寄刀片但是依旧不能愉快地看剧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翻了一半的fanfiction,写了一半的故事,都躺在名为“伊甸园”的文件夹里,一呆就是一年多
以至于前几天心血来潮点开,遗憾地发现自己已经记不得当时设想的结尾了,那个故事的思路就像倒在悬崖边的枯树,年久不堪重负从中间断开,后半段坠入深谷不见踪影
今天拆开快递那一刻,对着DVD简陋的包装欣赏了半天;点光驱播放、theme music响起的时候,一个人对着屏幕爆发出阵阵傻笑
突然想去谷底把一年前断掉的树枝捡回来

与广大写手共勉的深夜鸡汤🍻

听说看剧的最高境界是写剧本hhh

于是我们的剧本里

Root没有死,Shaw没有一人一狗,Shoot live happily ever after.

Jane没有去匡提科,Maura没有前夫,Rizzles are not parting.

Alex没有推开Maggie,Sanvers are perfect with or without children.

(另一个Alex也没有和Piper互相伤害,Vauseman are good together long ago.)

Emma没有退出Hook的生命

Chloe没有一次次错过Lucifer

——致所有收过刀片的编剧


今晚听了艾美奖的前线writer线上分享,像打了八百针鸡血

打开大三写了一半的RI(妙女 fanfic死都想不起来当时脑洞的结局

果然

这种感觉比tm高中时候数学题做不出来糟心多了

望眼欲穿等我的全套DVD漂洋过海归来我需要回忆剧情我必须想起来


深知自己不是一个高产的写字的,很多时候灵感甚至来自梦中,也只有这种时候可以一个白天就搞完一篇,其他时间都因为思路不畅断断续续,有点像自己“只要不感兴趣就学不好”的那种任性。同人圈的大大很多都出书了,我只是目前空有一腔热血 透得不能再透的老透明。就因为想起来再写出来很开心所以写。希望可以有不那么私人的故事被人认可的一天吧

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写《童话镇》相关了吧……说好的baby CS文 婚后梗什么的,也都没了那个心情。OUAT早就不是我当初爱上它的样子了,变成了乱七八糟莫名其妙没有主角的圈钱衍生剧。
因为OUAT关注我的朋友,大概可以取关了。我会继续爱Jen,但是不会再爱OUAT。Captain Swan这对我曾经视为神话的一对也因为Hook第七季里新的感情线(不止爱情)而有些变味。
想想就很难过,毕竟曾经那么爱它,爱他们。
总觉得对Emma很不公平,对Jen不公平,觉得主创都很奇怪为什么要这么对她。就因为太容易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不迎合大众口味吗?有人说她是演员,这么做是情商低的表现。也许吧,但我就是爱那么真性情的她。
第一季很讨厌巫后,好像从小看电视小说就讨厌做坏事的人,后来慢慢发现好坏真的没有明确界限,任何人可能因为任何事做出任何选择,这也是我当初那么爱这部剧的原因,这个原因贯穿六季。
最爱的还是第三季季终,Captain Swan,两个彼此灵魂契合的人终于兜兜转转走到了一起。
第四季开始分AB,一季两条线好像就开始乱了;第五季CS更是有为虐而虐的嫌疑,但Jen和Colin都很专业,把CS生离死别的场景演得催人泪下,所以CS党还是相当受用;到了第六季,下半部直接没看完,只看了620婚礼,和Emma的结局。
没错,在我心里,第六季就全剧终了,大家从此在Storybrooke live happily ever after,CS一定也会有baby CS。
说实话702所谓Emma的官方结局我没看懂,也懒得弄懂了,就这样吧。
Captain Swan永远是我心中的BG传奇,即便不再讲他们的故事。
感谢OUAT曾经有收有放跌宕起伏环环相扣的剧情让我从佩服编剧到萌生动手写剧本的想法,感谢它陪伴我整个大学,感谢它让我认识了Emma Swan认识了Jennifer Morrison。
我会继续爱这个女人的👆

French Touch Carla Bruni

Carla Bruni,初听她的歌是因为我又爱又恨的英辩partner,没想到这位法国前第一夫人的歌这么合我口味。


这首歌就适合天冷了关上灯窝在床上盖着被子闭上眼睛插着耳机静静听,或者阴雨天的下午开着热空调喝着热饮坐在电脑前码字时小声外放。
谢谢我par每次下来都骂我让我知道一个人可以不找借口地同时扮演起很多角色而且还能做得很好。不愿意再碰BPDebating的我怕是这辈子都难再见你了hhh
加油 祝好

如果不快一点的话,开了头的故事就永远写不完了,因为生活总会带给你新的欲望,新的遗憾,当初的感觉再也复制不来,因为太重根本带不走,只能走一路丢一路,一点点留在身后。
所以小时候,日记本里多的是没有结尾甚至只有开头的故事;现在,电脑里也是写了一半却无法继续的,自己的和别人的故事。
答应朋友的原创和吧友的翻译,我现在不知道了,不知道你们还能不能看到完整的它们,对不起

*

这两天考研出成绩,本来和我没有一点关系,但身边实在太多人考了,早以为会像每年高考一样被刷屏,其实并没有。
有些话,微博说已经不方便了,总怕当事人想多,自己又嘴笨且怂逼,所以人际方面,凡事出了就出了,一定不会想着还要补救或挽回。
两个室友考研,都是勤勤恳恳脚踏实地的孩子,虽然有一个后期心态不稳有放弃的迹象,但另一个真的早六点起晚十点归,天天雷打不动,让十月后开始堕落生活的我不禁惭愧。
今天却得知她并没有考上。
还记得她生日那晚我评论她日志说,因为不想也没有能力再经历一次类似高考的考试,所以选择了不知是好是坏的捷径,以及后来渐渐没了大一时在高考阴影支配下每天的正襟危坐,于是大学四年一年比一年浪。
曾经的我一...

The Polar Express

Merry Christmas.

愿我们都能童心常在

© Ms. Frenzy | Powered by LOFTER